第184章 撬墙角撬到家里来了

+A -A

  “哎,是被一只禽兽给咬了一口。!”

  狮子可不是禽兽么。

  纪千晨说的云淡风轻。

  顾云修愁眉不展:“禽兽?凌枭寒?”

  “噗……”刚喝进去的一口水,被喷的到处都是。

  禽兽等于凌枭寒?

  这是什么逻辑。

  “你慢点,别呛着。”顾云修抢过她手里的水杯,放回茶几,顺带抽了几张纸给她擦嘴。

  纪千晨接过纸张,轻轻擦了擦嘴巴,“云修哥,你居然说凌枭寒是禽兽,你不怕待会儿出不了这别墅大门啊?”

  “怎么来怎么出去,有什么可怕的,我还听说,昨天有人绑了你,这伤是在那受的吧。”绕来绕去还是回到了这个话题。

  纪千晨点了点头,不再做欺瞒:“嗯,被一个变态西方女人绑的。”

  “西方女人?她跟凌枭寒认识吗?”顾云修的眉峰愁色渐浓。

  他不自觉的在脑海里将那个西方女人和凌枭寒曾经的未婚妻联系起来。

  “嗯,而且很有可能喜欢凌枭寒,不过那女人太变态了,我是男人我都不会喜欢这种女人,更何况是凌枭寒,长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纪千晨单纯的摇了摇头。

  顾云修张了张嘴,想要说出什么话。

  话提到嗓子眼,又很快咽下了下去。

  他真的很想提醒这个单纯的傻丫头。

  不要轻敌。

  不要以为这个女人无所谓,或许,她才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情敌。

  但有些话,说出口,随之而来的将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到时候又有谁来收拾后面的残局?

  “哎,总之我一句话,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知不知道?云修哥是真的好担心你,下周是云城设计大赛的初赛了,你这手该怎么办?”

  顾云修忍不住为她着急。

  到了这节骨眼,还出这档子事。

  “初赛不是只交设计稿过初选吗?我的稿子不是给过你看了吗?我都已经修改好了,直接提交赛事主办方可以。”

  纪千晨淡定的说着。

  顾云修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丫头,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到火烧眉毛,永远不着急,复赛在半个月之后,到时候是现场画,你要祈祷,半个月之后,你的肩膀不会影响你手的发挥。”

  “放心,我这个半个月一定好好痊愈,坚决不耽误赛,哎,设计师的手这么金贵,看来我得给我的手买个保险啊。”

  “你要是左手也能画,没什么影响了。”顾云修眯着眸子,直勾勾的盯着纪千晨。

  “左手画?我可没这个能耐,但是GY有,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神人,要是有生之年能见他一面,也算死而无憾了,我们设计界的偶像啊。”纪千晨小手摸着心脏,一秒化身小迷妹。

  “放心,等你站设计界的顶峰,一定会有机会的。”顾云修笑着安慰她,“对了,有一些设计赛需要用到的技巧,我拿一些杂志给你做了批注,给你讲解一下。”

  顾云修拿出自己精心准备好的杂志递到她面前,摊开在茶几给纪千晨示范。

  两个人凑的很近。

  客厅里的佣人和管家脸色尤为难看。

  心想着,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啊。

  管家拿出手机,站在楼梯的转角,对着沙发忙着谈公事的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给罗布发了过去。

  “罗特助,你看这怎么办啊?少爷好可怜,别人撬墙角都撬到家里来了。”

  收到图片和信息的罗布正好在办公室给凌枭寒递交一份材料。

  看完图片之后,他脸色立变,手机差点掉到地。

  低着头修改方案凌枭寒余光正好瞥见了他的异常。

  向来被他训练的谨慎淡定的罗布,究竟看到了什么才会这般不淡定。

  “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少爷,没发生什么。”罗布在自家少爷面前撒谎的时候,一般都会紧张。

  凌枭寒抬起墨色厉眸,阴鸷一瞪,“嗯?”

  “少爷,我去方便一下,肚子不太舒服。”罗布只好找借口开溜。

  要是收到的图片被少爷看到了,那真的完蛋了。

  “憋着。”

  凌枭寒凌厉一吼。

  面对这么惨无人道的少爷,罗布委屈,但罗布不说。

  “少爷,人有三急,您不能这样啊。”罗布拧着眉头,推了推鼻梁的眼镜架。

  “人可以走,手机留下。”

  “少爷,您在家看少夫人的隐私也算了,您怎么可以连我的隐私也看呢?”

  罗布为了掩饰手机收到的图片,也算是拼了命豁出去了。

  “……”

  这一句话把凌枭寒堵的死死的。

  是啊,他怎么能看一个助理的手机呢?

  这有失身份。

  “滚吧。”凌枭寒没好气的送了他两个字。

  罗布头一次听滚字听的这么开心,于是他便麻溜的滚出了总裁办公室。

  出去以后,他第一件事是走到楼梯口给管家回了个电话。

  “什么情况啊?”罗布焦急的询问管家。

  管家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跟罗布交代了清楚。

  他们俩最怕的是少爷会吃醋,会发飙,接下来遭殃的会是整个凌家下下。

  为了少爷和少夫人的幸福生活,他俩也是操碎了心。

  “你随时跟我汇报那个顾先生什么时候会走,我尽量拖住少爷下班回家的时间。”

  “放心,没问题。”

  挂断电话,罗布立即把短信和图片消息删除的干干净净的。

  生怕遗留下一丁点证据。

  大概到了四五点,凌枭寒把手头要紧的事情处理完了。

  从椅子抓起西装外套往身套,抬脚要往外走。

  “罗布,备车。”

  罗布从门外匆匆闯进来,“少爷,这么早下班啊?”

  “你今天很古怪。”凌枭寒已经察觉出端倪。

  毕平时罗布的回答一定是,好的,少爷。

  他什么时候下班,他有资格询问?

  “好的,少爷。”罗布尴尬的垂下了脑袋,连忙扭转回正常模式。

  从车库取了车,载着凌枭寒回云瑾湾方向。

  半路,车子突然停下。

  凌枭寒抬起寒眸,冷冷的等着罗布做出交代。

  “少爷,车子没油了。”

  “出门时满油,现在没油,罗布,你这是开着我的车出省去逛街了不成?”凌枭寒一脸不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