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睡服你

+A -A

  “恶心你不要吃,给我吃啊。”程橙拎着东西往沙滩一扔,索性不走了。

  “你怎么停下来了?”

  “我不能停下吗?你要野餐,你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地方,我只好帮你选了。”程橙指了指她现在站的地方。

  祁彦嫌弃的望着她,“这儿?”

  “这儿啊,视线开阔,海风徐徐,挺好的。”程橙已经去拿出餐布往地扑了。

  “我头这么大一道口子,你让我顶着太阳在这儿晒,这也叫好地方?”

  “阳光可以杀菌,多晒晒啊。”程橙把野餐要用的东西都摆放了出来。

  说来也怪,一个头刚做完手术的人,不在医院里好好躺着,还非拽着她出来约会。

  既然要约,那让他约个痛快,一起到沙滩来个愉快的蒸桑拿。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一个失忆又破了头的男朋友?”

  “你都让我跟着你在这儿转悠了半个小时了,你一个大老爷们一身轻松,我拎着大包小包,你存心整我吧?”程橙不满的吐槽道。

  祁彦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没有啊,确实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啊,不如我们去房间约?”

  “去死。”

  程橙翻了个白眼。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如果他没受伤,她可能去是一顿暴揍,偏偏他受了伤,她又不能乱动他。

  “哎呦,头有点晕。”

  祁彦晃了晃脑袋,脚底发虚,面色惨白。

  程橙连忙站起身扶住他,“喂,我还没揍你呢,你别晕啊。”

  “好晕,真的好晕。”祁彦扑通一下,栽近程橙怀里。

  “喂,真晕了啊?”程橙拍了拍伏在她肩膀一动不动的人。

  “……”

  没有了声音,没有了回答,只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传入她耳。

  “弱鸡是弱鸡,动不动晕。”程橙从兜里掏出手机,给阿久打了个电话。

  “喂,阿久吗?你们家少爷又晕了,你快过来把他扛回去。”

  “什么,你把我们家少爷怎么了?”阿久愤怒的低吼。

  当时少爷出门的时候,还不让他跟着,说别打扰他俩约会。

  现在才出门半个小时晕了。

  挂了电话,阿久匆匆忙忙的赶到程橙所在的那个地方。

  从程橙怀里接过祁彦,背着他往回走。

  躺在阿久背的祁彦,差点没被这家伙气死。

  “你来干什么?”祁彦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警告道。

  “少爷,我来救你啊,你没晕啊?”阿久闻见背的祁彦陡然说话,吓死了。

  “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多管闲事,谁气晕的我当然是谁背我,你瞎管什么闲事?”趴在阿久背的祁彦感觉要炸了。

  阿久一脸无辜,“要不,少爷我再把你放下来,扔给她处理?”

  “不用了,这天太热了,送我回去吹吹空调。”

  “好的。少爷。”

  程橙跟着回到度假别墅之后,祁彦坐在床头,人已经醒了。

  “你怎么这么快不晕了?”程橙走进去,绕着他看了一圈。

  这人怎么说晕晕说醒醒。

  “看见你不晕了啊。”

  “放屁,你看见我才晕的。”

  程橙无语的丢去一个白眼,这人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反正都一样,媳妇儿,过来,这里坐。”祁彦拍了拍他床沿的位置。

  “你干嘛?”程橙一脸警惕,不敢过去。

  “叫你过来坐过来坐,还怕我吃了你不成?陪我说说话不行吗?”祁彦突如其来的一吼,让程橙怔了怔。

  随后她便鬼使神差的坐了过去,“你想说什么?”

  “来,跟我说说,以前在你眼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不起来了。”

  祁彦一张痴汉脸盯着程橙,两个人靠的很近。

  程橙盯着祁彦那张欠扁的脸,还有头那块莫名有喜感的纱布,竟生不出讨厌之感。

  以前她真挺讨厌他的。

  “来来来,把耳朵竖好了,我一样一样给你数,花心,自恋,变态,神经,话多,臭屁,小气……”

  “停停停。”

  程橙正说的起劲儿。

  祁彦已经听不下去了。

  “没点好的?”

  他有这么差吗?

  程橙抚着下巴,凝重的思考,“我仔细想过了,还真没点好的。”

  祁彦崩溃!

  他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祁公子,有多少女人排队想爬他的床。

  在这个女人却一无是处。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啊?”祁彦憋着怒气,心想着这笔账日后讨回来,柔和的问道。

  要绅士,要优雅。

  “因为我有病啊。”程橙翻了个经典氏的白眼。

  她是真的有病,才答应阿久给他假装女朋友,是真的有病才不直接跑路留在这儿天天照顾他。

  “媳妇儿,有病得治,我来治你怎么样?”

  祁彦眨了眨眼眸,露出诡谲一笑。

  “呵,自己都这样了,还想治我,脑残。”

  程橙不屑的撇过头。

  祁彦一只手陡然伸到了她的腰间。

  将她往床一勾,整个身子压了来,床的薄被一掀,罩住了两个人的身体。

  “祁彦,你想干嘛?找死啊?”程橙瞪着突然发疯的祁彦,窝在他身下动弹不得。

  “你说我们是情侣关系,还没过床,的确是有病啊,两个人都有病,不如一起治。”

  “靠,你信不信我再度打爆你的头。你这属于强来!”

  “跟自己女朋友,不犯法吧,你这么凶悍,要治你一种办法,床睡服你。”

  祁彦勾唇一笑,两只手摁住了程橙的两只手腕。

  薄唇覆了她喋喋不休没句好话的小嘴。

  “唔……”

  程橙扭着腰肢死命挣扎。

  阿久端着补汤站到房门口的时候,看到被子里的人在里面不停的动,两腿挂在床沿。

  一男一女,一一下。

  不用想也知道,被子里面在发生什么激-情的事情。

  那这鸡汤怎么办?

  阿久想了想还是端了进去,放在床沿,“少爷,鸡汤放在床边了,您办完事记得喝哈,大补。”

  那事可耗体力了,的确得喝汤。

  放碗汤,阿久屁颠屁颠出去了,还给他们关了房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