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先去洗白白

+A -A

  “让管家去叫好了,管家,去叫晴晴下来吃饭。”

  祁彦不理会祁雅兰的要求,拿起汤碗,专心的给程橙盛汤。

  “不用叫了。”

  披散着一头长发,穿着一身家居服的祁晴冷着脸走进餐厅,找了张椅子坐下。

  “一家人难得聚这么齐,过几天又是除夕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真好。来来来,举杯喝一杯。”祁峰作为一家之主,乐乐呵呵的端起酒杯。

  “橙子不能喝酒,她这杯我干了。”祁彦端起程橙桌前的那杯红酒,聚了起来。

  “来,干。”

  酒杯碰撞的清脆声音,在餐桌间响起。

  放下酒杯,祁峰笑呵呵的叮嘱程橙,“橙子啊,有什么想吃的都可以告诉厨房,让厨房给你准备,另外缺什么用的,都可以跟管家报备,以后住家里也别觉得拘谨。”

  祁父和蔼慈祥的笑容,暖到了程橙的心里。

  她笑着点了点头,“好,爸,谢谢您。”

  “谢我干什么,都是一家人,赶紧给我们家生个大胖小子才是要紧事。”

  “爸,要是生了个女儿怎么办?”

  “千金也好啊,我也喜欢。”

  饭桌其乐融融的一片。

  祁雅兰一句也没刁难程橙。

  饭吃的差不多了,祁峰把话题的心引到了过完年眼看是二十六七岁的祁晴。

  “晴晴,爸爸看着你哥成家立业,现在也替你着急了,不如这次你来参加公司的年会,给你引荐几家大集团的儿子。”

  “爸,我的事您别瞎操心了。我不嫁。”祁晴低着头,抓着筷子闷头吃菜。

  “再不嫁老了。”

  “老了老了。你们管不着。”

  祁晴再也吃不下了,丢下筷子,索性不吃了,直接楼。

  “看你把她惯的。”祁峰叹了口气,指责祁雅兰。

  “什么叫我把她惯的,好像你不惯她似的,自己生的女儿,不惯还能怎么办?”

  祁雅兰也索性一摔筷子不吃了。

  程橙在饭桌,静静吃着不说话。

  没想到自己脾气暴,这祁家这两个女人,一个一个更暴。

  “哎,你们生的孩子,可万万不能惯啊。”祁峰深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叮嘱祁彦和程橙。

  “放心吧,爸,我可从来不惯孩子,该打打,该骂骂。”

  程橙拍着胸脯脱口而出。

  “咳咳……打?骂?”

  祁峰的脸色立马变了。

  祁家的孩子这般尊贵,哪能打,哪能骂啊?

  “对啊,绝对不能惯着。”程橙汉子气质一览无遗。

  祁峰哭笑不得,“不能惯着,不代表能打啊,把孩子打坏了怎么办?”

  “哪儿那么容易打坏啊,没那么娇气。”

  祁彦在一旁插不话。

  虽然他也不赞成打孩子这么暴力的行为。

  可媳妇儿说要打,他还能拦着吗?

  楼。

  祁晴站在楼梯口,听着餐厅传来其乐融融的交谈声。

  祁晴回到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

  翻到一张有些久远的照片,从相册扯出来。

  照片的两个人穿着情侣装,脸稍显稚嫩。

  这是祁彦和初恋的照片,那时候还是刚大学这一会儿。

  这个初恋是祁彦高的同学,两个人一起努力考了大学,大学之后便在一起了。

  初恋名叫温馨,如她的名字一样,她是个温柔知性又大方的女人,用一朵花来形容,她是素雅的栀子花,又是纯洁的百合。

  后来,因为年少轻狂,两个人性格出现了不少摩擦。

  再加祁彦在学校太受欢迎,温馨总是闷闷不乐,忍受着别的女人不停的靠近祁彦。

  最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绝症,击垮了温馨的一切。

  温馨没有把自己得了癌症的事情告诉祁彦,怕她死了他会伤心,所以只是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祁晴。

  然后她假意告诉祁彦,自己爱了一个外国男人,并且跟一个外国男人出国定居了。

  祁彦被伤的体无完肤,最后一蹶不振,开始变成了情场的浪荡子,不停的换女人。

  活成了没心没肺的样子,掩盖了心底的伤。

  几天前,祁晴收到了来自温馨的电话。

  她说,她要回来了。

  回来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祁晴承诺,会帮助她。

  龚丽思是扶不起的阿斗,她本想帮她,可她自己没用。

  但温馨不一样。

  她是祁彦心里永远的一道伤。

  祁晴邪笑着,攥着手的照片,走出房间。

  然后悄然的拧开祁彦的卧室门,溜了进去。

  环顾了房间一圈。

  最后,她决定把这张照片,放在他们卧室床的枕头底下。

  也没完全放到枕头底下遮盖住,而是留开了一个角。故意能让人一眼看见这是一张照片。

  办妥之后。

  祁晴闪出了他们卧室,回到了自己房间。

  然后拿起手机,给远在美国的温馨,拨了个电话。

  “温馨姐,我已经帮你办好第一步了,你什么时候回国?”

  “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回来,好想祁彦了,眼看快要十年没见了,我们从十八岁,到了二十八岁,又快过年了吧,我又老了。”

  “温馨姐以前更漂亮了,不老不老,我哥看到你,一定会燃起当年的悸动的,这点你放心,现在这个老婆,跟你一点都无法相,脾气暴,长的也不怎么样。”

  祁晴靠在床沿,不停的诋毁程橙,抬举温馨。

  她的目的很简单。

  是不想让跟纪千晨有关的人幸福。

  甚至是在她不幸福的前提下,所有人都别想得到幸福。

  “祁彦怎么能娶一个不适合他的女人当妻子呢,我的病已经痊愈了,化疗掉光的头发,重新长了出来,我已经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了,还是当年他最喜欢的模样,回来那天,我会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裙子。”

  电话那头细声细语的嗓音徐徐传来。

  祁晴唇角勾起一丝丝淡淡的笑意,“好,温馨姐,国见,记得回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好,等着我。”

  电话挂断,祁晴把通话记录删掉,掀开被子躺回床。

  楼下,祁彦和程橙用完晚餐之后,牵着手,出去散了会儿步,才回到祁家,楼进卧室准备洗澡休息。

  “宝贝儿,一起洗吗?”祁彦站在浴室门口,凹了个大卫一般的造型。

  “不,你先去吧,我感觉肚子还有点胀气,先消化一会儿。”

  “好,那你躺一会儿,我先去洗白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