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有没有想我

+A -A

  菲雪待在小岛别墅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她依旧没有见到靳司。

  明知道她们俩个可能再也不可能再见面了,靳司母亲的死摧毁了他们感情的最后一道桥梁。

  可菲雪的心里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期待,他或许会回来看看她。

  这天是菲雪27岁生日。

  她跟靳司从相识到现在,整整七年了,时光飞逝,转眼间,都已经七年了。

  七年里,他们有爱有恨,爱恨纠葛了那么久,到现在也还没有画完一句完美的句号。

  菲雪站在阳台,吹着海边咸咸的风。

  哔哔——

  突然有一辆越野车从远方的公路,往别墅这边开来。

  菲雪忍不住伸长脖子仔细看看这车是谁的?

  这都已经快两个月没个人影抵达这座别墅了。

  车子缓缓的停住。

  菲雪立即从阳台转身回了房间。

  车门打开,靳司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从车下来。

  别墅里的保镖看到他回来,立即在门口站成一排欢迎他,“欢迎长官。”

  “嗯,她呢?”

  保镖们自然知道靳司问的她是谁。

  “在楼,少夫人很少下楼来了。都是一个人待在楼,吃饭的时候下来一次,也不说话了。”

  “嗯,把我后备箱那个蛋糕拿进屋。”

  “是,长官。”

  靳司踏阶梯进了别墅,然后径直楼。

  走到菲雪睡的房间门外,靳司顿住了脚步,不知道该敲门还是不该敲门,扬起手僵在半空,没有后续动作,他陷入了浓浓的纠结。

  过了半晌,靳司也没有敲门。

  吧嗒。

  这时,房门从里面被人拧开了,散乱着一头秀发的菲雪抬起头正视着他。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空气之笼罩着一层尴尬的气息。

  “让一让,我要下楼。”菲雪最终打破了这冗长的寂静。

  推开他高大的身躯,准备下楼去。

  靳司突然在她转身要下楼的时候,一只手从她身后攥住了她的胳膊,最后把她扯了回来,摁倒在身后的那堵墙。

  强烈的气息逼近,菲雪有些惊慌失措,双手抵在他胸膛口,双眸不停闪烁着,“你……”

  “有没想我?”靳司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

  低沉的声线让菲雪有些错觉,这好像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

  “说话啊。”靳司伸出手指勾住她的下巴。

  菲雪瞥过脸,“没有。”

  这答案似乎在靳司的预料之。

  “噢。那我想你了。”靳司挑起她的唇,用力的吻了去。

  牙齿咬住了她的下唇,带着惩罚意味的轻咬了一口。

  天知道这一个多月他是怎么过来的。

  脑海里一直闪烁着她的身影,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再想她了,跟她在一起注定是一段孽缘,何不这样断了算了。

  可是时间越久他越是控制不住心底对她的想念。

  借着今天她生日这个契机,他还是过来了,他低估了自己对她的喜欢。

  “唔……”菲雪吃痛的低喊了一声。

  用手推开他,却被靳司禁锢的更为牢固了一些。

  撬开她的唇,用力吮着。

  他想念她的味道,想念她在他怀里像只小猫一样低吟的模样。

  吻到动情之处,靳司开始掀开了她的裙子。

  “不要……”

  菲雪是抗拒的,这个男人除了对她这身体感兴趣,可能也没有别的眷恋了。

  “你阻拦不了我的,我母亲的死你要负责,我不会放你走的,接下来你用你的下半辈子来偿还。”靳司像是一头挣脱缰绳的野兽,把她扛进了房间。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

  菲雪最后瘫软在床无法下床,这算是她过的最糟糕的一个生日。

  靳司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走到沙发边点了一根烟,“起来,给你买了个蛋糕。”

  “起不来。”

  菲雪窝在床头,犹如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抱你起来,亲自帮你洗澡?”靳司转头凝视着她。

  “不用,我可没这么说。”

  菲雪掀开被子,翻身起床。

  脚丫点地的那一刻,菲雪两腿瘫软,险些倒在地。

  幸好她搀扶着床沿,那种痛感是前所未有的,他仿佛把浴火悉数用这种方式发泄了出来。

  怨憎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钻进了浴室。

  等菲雪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靳司的身影。

  穿着家居服来到楼下,餐桌放着蛋糕还有满满一桌的菜。

  靳司端着一道补汤从厨房出来,“过来,坐下吃吧。”

  这样安静祥和的日子出乎了菲雪的意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的母亲没有死,他们回到了相安无事的状态。

  菲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能让他有如此平静的状态面对她。

  饭桌,两个人显得很安静,没有说话。

  靳司还时不时的给她夹菜。

  吃过饭之后,靳司点了蜡烛,把生日蛋糕推到她面前。

  “27岁的老女人了,快吹蜡烛。”

  菲雪低下头,正准备吹,看到外面的艳阳天,“不是晚才吃蛋糕吗?”

  “晚我要回去,没时间,哪这么多废话,快吹。”

  “我不是老女人,你才是老男人。”菲雪一口气把蜡烛吹灭了。

  靳司用手指刮了一层奶油,直接抹到了她脸。

  菲雪一张白皙的脸被奶油覆盖了几个手指印,真变成了一只花猫。

  “你敢抹我,活腻了吧。”

  下一刻,菲雪抓起一把奶油,绕过餐桌,两只手在靳司的脸用力抹了一把。

  靳司坐在椅子纹丝不动。

  任由她抹。

  “让你抹我,让你抹我,活该。”菲雪抹了两下还觉得不够,越发觉得起劲了,把靳司的整张脸毁的完全不成样子。

  靳司抬起眼眸看着她。

  在她的脸终于看到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美很美,没有人能得过她的美。

  看到靳司一动不动的,眸光里散发着一抹深沉。

  菲雪立即收敛了,她好像一时没注意玩的太过火了。

  “我去洗脸。”

  菲雪顶着两只全是奶油的手溜进了洗手间。

  靳司从椅子起身,也跟了进去,把脸凑到她面前,“弄脏了我的脸不要负责洗的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