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冷夜的人都是疯子,爱也疯的

+A -A

  第1127章冷夜的人都是疯子,爱也疯的

  盛南凌瞳孔收缩,不可置信的开口:“怎么会……”

  席尔欣赏着他震惊的样子,十分愉快的笑着:“是我糊弄你的,我给你营造了一种假象在你脑海里,让你以为你的母亲特别的爱你,然后强烈的想要找到她,就这样成功的把你骗走了。”

  席尔痛快的笑:“其实并不是的,你母亲对你好是因为你长得像你父亲,她只爱你父亲,谁管你和你弟弟啊,盛南凌,小时候你的执念都是一场空。都是我编的一出戏。”

  盛南凌浑身僵硬,唇紧紧的抿着,仿佛六感全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只听见席尔一字一句的说。

  “你现在是不是还有一个愿望啊,还想要找到你母亲,你想当面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你还想弄清楚那十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吧,别不承认,我说的都是对的吧。”

  席尔笑了,非常非常的痛快:“其实这个愿望都是我潜移默化带给你的,并不是你内心真正想要的……小时候,你最崇拜的其实是你的父亲盛烨霖,谁叫你那么像他呢,每天都想努力得到你父亲的关注。这样的你怎么舍得离开自己的父亲呢?”

  盛南凌的眼睛恍惚了一下,仿佛都没有听进去,又仿佛什么都听见了。

  “你以为我在骗你吗,其实小孩子那么敏感,能够感受到母亲到底爱不爱他的。”席尔笑着说:“不过你都没有印象了,你觉得你母亲爱你,其实都是你的幻觉哦。”

  盛南凌掐着席尔脖子的手微微松了一下,又猛地握紧。

  席尔咳嗽了一声。

  他本以为盛南凌一定会被情绪所控制,但是他的表现让他失望。

  连的反应跟盛烨霖一模一样!

  席尔恨透了跟盛烨霖像的人!

  盛南凌还很理性的问:“秦菀是冷夜的人,你也是冷夜的人,对么?”

  “是!”

  盛南凌冷静的让人害怕:“那十年,我就一直呆在冷夜?”

  席尔点头:“对,你在冷夜跟条狗一样活着,你母亲把对你父亲的恨全部都撒在你的身上,而你因为执念不想离开你母亲。”

  盛南凌没说一个字,冷静得就像是一块铁。

  “最让人绝望的是什么,绝望的是你的执念是假的,就是我送给你的一场幻觉,你所追求的一切都毫无意义。为了这个毫无意义,你抛弃你最爱的弟弟,离开你最崇拜的男人,而去追寻一个并不爱你的女人,这就是最残酷的事实。”

  “盛南凌,你筹谋这么久,你苦苦追寻这么久,回国之后你对着你父亲干,对你弟弟冷淡,其实这一切都跟你真正的内心相违背的,淡你还觉得都是对的,其实错的离谱……我觉得你一定很痛苦吧,哈哈哈,这也是我的目的,谁叫你怎么那么像盛烨霖呢,那么招人恨呢!”

  盛南凌我觉得自己嗓子都哑了,他的声音微弱地像蚁:“秦菀怎么死的。”

  “冷夜的人嘛,都是疯子,你母亲的爱也是疯的,后来她是自杀死的,她受不了了,还想抱着你一起自杀,不过我不知道你运气为什么这么好,居然有人救你,你在冷夜孤立无援,居然还能站稳脚跟还能活下去,你一定是遇到一个贵人。运气好的让人嫉妒或不甘。”

  盛南凌此刻感觉不到太大的痛苦,因为记忆的没有的。

  但是又觉得有蚂蚁正在一点一点撕咬着他的骨头,让他从头到脚都产生了不适。

  记忆并没有被撕裂,但某种悔恨的情感正像是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袭来。

  盛南凌几乎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在原地。

  就凭这一点,席尔说对了。

  小时候,他绝对很崇拜盛烨霖!

  而小南凌凭借着本能,就不可能离开自己的父亲!

  他所追求的一切,到头来居然都是一个谎言。

  何其可笑,何其荒唐。

  又何其的残忍啊!

  盛南凌声音很轻很轻:“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席尔露出一抹轻蔑的嘲讽:“冷夜都是绝顶聪明的存在,科技领先你们好早,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得联系他们,这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那我的贵人是谁?”盛南凌机械的问。

  席尔却是一脸遗憾:“冷夜也不是一心,铁板一块,反而谁也看不惯,力量及其分散,不然我要是知道你的贵人是谁,我绝对会让人把你悄无声息的弄死在异乡。”

  一旁的盛烨霖脑海里也划过一抹惊雷。

  他引起的恩怨,不光让小儿子遭了道,更是苦了他的长子。

  心痛在心底化开。

  原来盛南凌经历了这么多的痛楚,被人欺骗,被人折磨,被人控制,被人戏弄。

  这么多年,懵懂无知,替别人的一个谎言活着。

  盛烨霖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此刻,他多么多么的想要弄死席尔。

  想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挫骨扬灰!

  什么人老了,孩子大了,就吝啬父亲的温情啊。

  他也可以对盛南凌像是对苏也一样,不能说盛南凌比较坚强,就不需要温暖。

  其实他才是需要关爱的啊。

  五味杂陈,痛苦的滋味包裹着盛烨霖,一时间他动弹不得。

  盛南凌也跟疯了一样,一手紧扣着席尔的脖子,另一手捏成拳头,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肚子上。

  就像是没有的意识,机械的,又冷又狠地,一拳有一拳。

  盛南凌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他生前的十几年,被一个人毁了。

  被席尔毁了!

  席尔被砸得满口是血,但是他还是在笑。

  姓盛的痛苦,他就高兴。

  悄无声息地把准备好久的刀捏在手心,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在姓盛的失控的这一刻,把对方捅死。

  席尔用尽了全力,“噗嗤”刀刺人肉里,撕开皮肉的声音听的人心脏狂跳。

  千钧一发之际,盛烨霖推开了盛南凌,一把刀几乎贯穿了盛烨霖的胸口。

  盛南凌看着满身是血的盛烨霖,浑身没有了力气,站都站不稳,而且止不住的颤抖,颤抖,心里悔恨的情绪让盛南凌几乎崩溃。

  他嘶哑的嗓子,喊着爸,一声又一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