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2章 添乱就滚!(一更)

+A -A

  “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过家家玩得好好的,要不是你唆使她们去河边玩水,也不会搞成这样。”

  杨若晴接着训斥刘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是做了嘎婆的人了,你看看你哪里有半点做长辈的样子?”

  孙氏和拓跋娴原本还在那劝杨若晴不要当众这样去骂刘氏,毕竟喊一声‘四婶’,毕竟是长辈。

  毕竟这样去当众训斥一个长辈,对杨若晴自己的形象也不是很好……

  可是,当众人听到杨若晴这番话时,劝阻的话都不想说了。

  一个个看向刘氏的目光,都充满了不解和愤慨。

  刘氏在这样的情况下,心里是心虚的,目光闪烁,可是,却非要梗起脖子,死鸭子嘴硬的道:“你说啥呀?我哪里说了那种话嘛,你别在那胡捏捏来抹黑我啊!”

  她嘴上说着,脚下却在往屋门口滑过去。

  显然这是要逃跑的节奏。

  杨若晴劝都看在眼底,她真的气得恨不得将手里的这碗热腾腾的红糖生姜水罩在刘氏的脸上。

  但忍住了,因为就煮了这两碗,这碗给花花,锅里还有一碗是给大哥杨永仙准备得。

  罩了,花花就没得喝了。

  “我现在要给花花喂生姜水喝,你给我等着,喂完了,我再仔仔细细跟你算这笔账!”

  撂下这话,杨若晴转身进了屋子,给萍儿那儿送碗去了。

  就在她转身的同步,刘氏也同步转身,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屋子,狂奔而去。

  “这都什么人啊!”杨永仙看着远去的刘氏,怔了下,随即眉头皱了起来。

  “永仙,你这身上的衣裳还是湿的呢,赶紧回去把衣裳换了!”杨华忠过来催促杨永仙。

  杨永仙看了眼自己身上,本来想说没事,可是却一阵的冷。

  他打了个哆嗦,点点头,“那我先去换身衣裳了,学堂交给了另一位先生,我还得过去看看。”

  因为年初的时候他从桥上摔下来磕破了脑袋,所以在床上休养了一个多月。

  刚好那一个多月赶上正月学堂开学,于是,杨若晴在杨永仙的授意下,去找了清水镇那边他的一位同窗。

  那位同窗,也跟杨永仙一样,念了十几年的书一直是秀才,总是跟举人无缘的那种。

  所以,现在学堂里有两个教书先生了,这样也挺好的。

  跟杨华忠这里说完后,杨永仙转身回了屋子。

  屋子里,萍儿把花花抱在怀里,杨若晴俯身站在一旁,两个人通力合作正在给花花喂红糖生姜水。

  杨永仙的话是对杨若晴说的,那眼睛却是瞟向了萍儿。

  “晴儿,我先去学堂了,这里有啥情况用得着我的,你随时去喊一声我就回来了。”他道。

  杨若晴正在全神贯注给花花喂药。

  没空去看身后门口的他,只是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甚至都忘记了要叮嘱他去喝红糖生姜水。

  萍儿抽空抬头,朝杨永仙投去感激一撇。

  当看到杨永仙那湿了一大半的衣裳,萍儿紧张的道:“永仙大哥,多谢你,你先去忙你学堂的事吧!”

  杨永仙对萍儿腼腆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孙氏道:“我先去熬药。”

  杨若晴点头,这时,红糖生姜水喂下去了,她转过身来对杨华忠和周旺道:“这里有我们照看就行了,爹,周旺表哥,你们也都去做你们自己的事吧,用不了那么多人。”

  杨华忠点点头,看了眼床上的花花,再次叮嘱道:“多看着点,随时发热随时喊,这数九寒天的,可不得马虎。”

  杨若晴‘嗯’了声。

  小环和周旺也都散了,屋子里最后就剩下杨若晴和萍儿两个人。

  杨若晴递给萍儿一块帕子,“别哭了,把眼泪哭干了也解决不了问题,现在你要做的是,留着力气,好好照顾花花。”

  花花这么小,这么冷的天从冰冷的河水里捞出来,不出意外肯定会大病一场的。

  反反复复的发烧,腹泻,呕吐,因为身体不适带来的哭闹……

  这些,都需要萍儿去照顾,去安抚,是一件极其耗费精力和体力的事情。

  所以,萍儿必须要储蓄好力量,不然,自己哭哭啼啼的先倒下了,还怎么来照顾花花?

  杨若晴的话和担忧,萍儿自然是明白的。

  她点点头,用帕子抹干了脸上的泪。

  “晴儿,你们老杨家这些人,除了个别一两个,其他的真的都是实打实的善良人。”萍儿轻声道。

  “想当初,花花的爹那么算计你们,你们不计前嫌,还这样照看花花。”

  “我真的很感激,要是老太爷,还有花花的爹九泉之下有知,想必也会很感激你们的……”萍儿道。

  杨若晴摇了摇头,“如果可以,我们长坪村杨家最想的就是跟云城杨家认亲,像正常的亲戚朋友一样的来往走动。”

  “我爷,他一辈子最想要的就是寻亲,落叶归根。”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认亲,最后换来的是一场阴谋和算计,差点让我们长坪村杨家倾家荡产。”

  “而云城杨家,也因为多行不义,遭到了报应,如今,家破人亡……”她道,再次摇了摇头。

  萍儿也是一脸的叹息。

  杨若晴接着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往事就不要再提。”

  视线重新落回花花的身上,“花花是云城杨家最后的血脉,花花才六岁,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我们照顾她,对我们而言,是举手之劳的事,用不着感激。”杨若晴道。

  “我倒是在想,等到花花长大了,问起她家世怎么没了,到时候搞不好会反过来怨恨我们,呵呵……”

  杨若晴摇了摇头,再次笑了。

  这就好像杨过跟金国的王爷,还有很多狗血的电视剧里都有这样的桥段。

  萍儿赶紧摆手道:“不会不会的,花花骨子里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也一定会看到你们对她的好的。”

  “再说了,我也会教导她,谁是真心对她好的人,花花不会怨恨你们的,她只会感激。”萍儿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

巅峰小雨其他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山里汉宠妻无度杨若晴山里汉宠妻无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