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纨:兰儿,要做你大兄那样的男人!

+A -A

  入夜,东府。

  平儿院。

  卧房内,才从西斜街那边回来的平儿,就听凤姐儿在里面抱怨贾蔷道:“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就算热闹一回,还能把天捅破喽?非得一点情面余地也不留,你瞧着罢,老太太今晚非得怄的落泪不可。”

  贾蔷懒洋洋道:“是把天捅不穿,可捅穿你还是没问题的。头发长见识短,外面的事你不懂少掺和。果真热闹一日,面上倒光鲜了,回头宫里皇贵妃就要作难了。便是我,也要落一堆麻烦事。西府收一堆用不到的礼,又能有甚么用?”

  凤姐儿还待要说甚么,贾蔷却一骨碌翻身坐起,笑道:“平儿姐姐回来了!”

  平儿绕过玉刻湖光山色屏风走了进来,笑道:“爷和奶奶又在吵甚么?”

  凤姐儿正一肚子气没处说,这会儿正好告状道:“还不是你的好爷们儿,老太太过个七十大寿,死活不许人家大办。”

  贾蔷不理她,拉着平儿让她坐在花梨木恰花月洞架子床上。

  又将一旁珊瑚木座屏式灯架上的灯烛挑了挑烛芯,让它烧的更明亮了些。

  还帮平儿将脚上的绣鞋去了,换了双宽松些的家居绒鞋,还从屏风外金丝檀木小圆桌上用莲瓣纹鸡心碗斟了半碗温茶,递给了平儿。

  凤姐儿见平儿居然接过来吃了,整个人酸的坐不住了,咬牙道:“你们两个,一个倒是舍得下来敢伺候,一个倒是也敢厚着面皮受用,我看你们两个要疯!!”

  贾蔷嗤笑一声笑道:“你吃的哪门子的邪醋?平儿每日里天不亮就去西斜街那边忙,到入夜了才回来。她是为了她自个儿?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这样的老婆,不该多疼些,多敬重些?”

  凤姐儿怒火中烧,脱口而出道:“那我呢?”

  “噗嗤!”

  平儿本来被贾蔷服侍的心都要化了,一双眼里满满是他。

  可听闻凤姐儿这句话话,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贾蔷也是哈哈大笑道:“你也是好老婆!来来来,相公也给你脱鞋去袜,端茶倒水。”

  说罢,将凤姐儿按到了陪榻上坐下。

  凤姐儿一张俏脸如同火烧云般,想挣扎可哪里挣扎得起?

  等也被去了鞋袜,手里接过奉上的茶水后,又忍不住弯起嘴角来,啐了声道:“这还差不多!”

  左右屋里没有外人,甚么话不能敞开了说?

  平儿气笑道:“还是当婶婶的呢,要不要面皮了?”

  凤姐儿立刻上手,平儿左支右挡的闹了起来。

  贾蔷看着二人打闹了会儿,觉得赏心悦目,不过可惜,不能继续下去了,道:“闹的差不离儿就行了,你们俩这几天身子都不舒服,一会儿让金钏儿、玉钏儿多准备些热水,泡泡脚。前儿寻人开的那个暖身子的茶方子,也别嫌麻烦,平儿还好些,二婶婶却是倒霉身子,疼起来要半条命,偏还逞能强撑着。泡完了脚,吃完了茶再回那边去,左右现在西府也没甚大事。”

  听他这叮嘱之言,二女虽红了脸,不过听话听音,凤姐儿奇道:“你这是要出去?”

  贾蔷点点头,笑道:“先前你不是也在怀疑,赵姨娘手段高明的有些过了么?”

  凤姐儿闻言精神一震,道:“后面果然有高人?”

  平儿也看了过来,毕竟前几回赵姨娘的表现,连她也感到侧目动容。

  一个妾室,和马道婆那样的淫道姑勾结一起,居然还能全身而退,这样的手段,全天下的姨娘堆里,也找不出几个来。

  贾蔷点点头道:“是有高人,这就去瞧瞧,和小婧一起。”

  凤姐儿使狠道:“敢戏耍国公府的人,还和赵姨娘那样的人内外勾结,理他是哪个,先抓起来打个半死再说!”

  贾蔷笑道:“我倒无所谓,不过小婧觉得人才难得,想去看看,能不能收为己用。”

  凤姐儿气笑道:“怎么甚么样的人都能用?再说,你那少帮主还是个女人。”

  贾蔷眉尖轻挑,道:“你还别瞧不起女人,给赵姨娘出谋划策的,就是个女人。”

  听闻此言,别说凤姐儿,连平儿都坐不住了。

  贾蔷笑道:“想一起去见识见识?”

  凤姐儿、平儿连连点头,贾蔷呵呵一笑。

  ……

  荣府西,后廊下一排原是给贾家下人们住的宅子。

  最西头的两间房,外墙已经斑驳,但门前小院齐齐整整,不见一片落叶杂草。

  地面虽是泥土,也被夯实平整。

  是个持家过日子的模样……

  贾蔷与凤姐儿、平儿下车后,李婧从院内出来,看到竟来了三个,与二人点头微笑后,对贾蔷道:“人还算平静,起初唬了一跳,不过听说爷要来,反倒不怕了。”

  贾蔷“哈”了声,回头对凤姐儿、平儿道:“看到了么?甚么叫绝顶聪明?”

  凤姐儿若有所思,平儿微微不解,李婧笑道:“如只是为了惩罚她,或是杀了她,何须爷出面?”

  平儿亦是冰雪聪明之人,瞬间明白过来,却咋舌道:“她一下就想通了?”

  李婧笑道:“有天赋之人,便是如此。”

  凤姐儿却想不通,道:“这样了得的一个女人,就甘心嫁给一个赶车的?”

  李婧摇头道:“陶家和赵家原有些渊源,不过打小举人门庭出身的陶二娘就瞧不起世奴之家出身的赵姨娘,赵姨娘也一直记在心里。陶家大郎卷入命案官司时,陶二娘还小,陶家也没甚么人能出上力,陶家老爷早死了。走投无路时,为了救兄,陶二娘就找到了赵姨娘。赵姨娘那时才生下三姑娘,很得老爷喜爱,正忙着在西府内四处寻丫鬟给赵国基说亲事。陶二娘求上门来,正撞到刀口上。她记着陶二娘幼时瞧不起她和赵国基,如今偏要举人家小姐出身的陶二娘嫁给赵国基,管她叫声奶奶。陶二娘不得不嫁,或许早二年还有些心不甘,可生下儿子赵栋后,就认命了。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和赵姨娘走动,直到赵栋到了上学的年纪……”

  凤姐儿和平儿闻言,都沉默了下来。

  女人通常,不都是如此么……

  贾蔷眉尖轻挑,道:“也就是说,她为赵姨娘出谋划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赵栋进族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

屋外风吹凉其他小说:大王令我来巡山红楼之庶子风流醉迷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