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A -A

  恪和郡王府。

  看着浑身被血浸泡过一样的李暄,昏迷不醒的躺在床榻上,再看看如泪人一般坐在那一言不发的尹后。

  隆安帝整个人都快要炸开了!

  他看着太医寒声问道:“恪和郡王如何了?”

  一共两拨太医,尹后带来一拨,隆安帝又亲自带来一拨……

  太医面色凝重答道:“回皇上,王爷脉象有些虚弱,概因失血过多所致。另外,始终未能醒来,许是因为头部受了重创,着实有几分凶险……”

  头部受伤后昏迷不醒,放在贾蔷前世在三甲医院里照着CT都未必能查明原因,更何况当下?

  太医又是从来最谨慎的,一分病也得说出十分效果来,所以不管谁带来的太医,此刻都不会有别的说辞。

  “朕不想听这些,朕只知道,朕的皇儿非福薄之人。不该有事,也绝不会有事。记着,但凡李暄有丁点闪失,朕不会放过任何人!”

  隆安帝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一句话后,太医的衣襟已经被汗打湿。

  一直未开口的尹后忽然道:“皇上,五儿让贾蔷送他回来时,曾吩咐过一言……”

  “他说甚么?”

  隆安帝心中百味繁杂,愧怒之极,看着尹后问道。

  尹后道:“他说,送他回府,不必请太医,他承受不起。”

  隆安帝脸色陡然涌现出一抹血红色,双目如刀的看了尹后一眼后,转身阔步出了内间。

  身后,传来尹后痛彻心扉的哭声,还有王妃邱氏抱着女儿的啼哭声……

  ……

  “贾蔷!!!”

  隆安帝回至王府前厅后,看着跪在堂中的贾蔷,暴怒喝道:“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又在搞甚么鬼名堂?但凡有一句虚言,朕扒了你的皮!!”

  贾蔷身上也都是血,跪在那,并未因隆安帝之震怒而诚惶诚恐,低着头沉声道:“因知道皇后娘娘近来凤体欠安,王爷说要寻些名堂让娘娘高兴高兴。今日王爷又与臣还有尹浩说起此事,正巧得闻十年前名动京城的女词仙玲珑回京了,王爷说娘娘最好诗词,所以王爷与臣、尹浩三人就前往丰乐楼。

  因不敢失了朝廷体统,所以以化名前去。也非以金银权势入内,是臣写了阙词,得了应允方入内。从始至终,臣三人都未和那些人蒙过面,甚至都不认得他们。待到臣得闻玲珑旧事,又写了阙词,得了与月仙子见面的机会后,正要去见,那些人就踹门而入,张口就骂,要臣等让出名额来。

  臣等自然不肯,这些人就动手……”

  隆安帝厉声道:“你在糊弄哪个?以你的身手,可汗都斩得,还会让那起子混帐伤人?”

  贾蔷顿了顿后,漠然道:“他们自然伤不得,纵然王爷起初冲的急了些,也只是流了些鼻血,并无甚事。可是,臣今日也算开了眼了!长安县衙,刑部,步军统领衙门,五城兵马司,立威营……竟然轮番出动,要为国舅爷出头!”

  “甚么国舅爷?贾蔷,你在浑说甚么?”

  御史大夫韩琮面如铁锅,沉声喝道。

  贾蔷惨笑一声,道:“人家说的明白,如今皇子都是废物,宫里云妃生了皇子,即刻册封太子,云珍便为国舅,必要诛我等满门。我等初不知此人,待其报了家门后,我和王爷就要走人,连那劳什子月仙子也不去见了,让给他们。可仍不放过,居然叫来了立威营,要下杀手!这些事,闻者众多,但凡有一句假话,我岂能瞒得过!

  呵,真是了不得,真是了不得……不说王爷,便是我,堂堂因军功所封之国公,居然还不如人家一个国舅爷!

  云妃还没生下皇子呢!!

  就已经跋扈至此……调动立威营。

  大开眼界……

  皇上,臣告退!”

  贾蔷说罢,叩首之后,竟然不顾隆安帝和诸军机仍在堂上,转身离去。

  看着隆安帝站在那愤怒到发抖,韩彬等人却都沉着脸不言,摆明了是要让隆安帝杀人,林如海思量稍许,出列道:“皇上,今日事,或许并非如贾蔷、尹浩所言那样严重……”弟子主攻伐,先生就该缓和一下了。

  “林大人!”

  不等林如海说完,韩琮就沉声打断道:“这等为君分忧解难的话,就不必说了。”

  林如海摇头道:“并非只是为君分忧,也非为我那弟子弥补后患……”说着,又继续同隆安帝道:“方才臣已经仔细问过,长安县衙的衙役和刑部的官差都是真的,步军统领衙门和五城兵马司原就有维护安定之责,至于立威营的那十来个士卒,原不过是为一校尉私自带出,不能怪罪整个立威营。或有治军不严之罪,但也谈不上云珍私调京营这样骇人听闻的程度。

  且三人若是早些亮明身份,断不至到这个地步。”

  隆安帝闻言,心里好受了许多,点了点头,问身旁中官道:“云珍等人何在?”

  中官道:“皆被下了诏狱,不过这些人情况都不怎么好,多已残废,宁国公下了重手。”

  “打死活该!”

  隆安帝怒喝一句后,同韩彬道:“由此可见,新法仍未大行,便是在这京畿之地,都未彻底贯彻下去。”

  韩彬未开口,韩琮就硬邦邦道:“皇上,即便新法大行天下,这等事也是防不胜防的,只能发现一起,重罚一起。要从重,从狠的来罚!贾蔷有一句话说的很对,真是开了眼了!!云珍是何官何职?凭甚么就能调动长安县衙、刑部、步军巡捕五营,凭甚么就能调来立威营?便是国舅爷田傅,也未嚣张跋扈到这个地步!云家这是想干甚么?当汉之大将军不成?大燕,容不下这等外戚!”

  张谷也好奇:“甚么时候,皇妃的哥哥能自称国舅爷了?皇储之事,连臣等阁臣都不敢妄言,云家就已经定好了?”

  林如海看隆安帝气的几欲吐血,心中一叹后,劝张谷道:“不过是场面戏言,公瑾何必如此……”

  一直未开口的韩彬终于开口了,却是指责林如海道:“如海,你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心慈手软!外戚之患,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何况皇上春秋鼎盛,云妃能有龙脉,那贾妃也可有、宋妃也可有,大可不必为了一个云妃,就投鼠忌器,远不到那个地步!

  皇上,云珍当斩!今日所有擅动公器者,一律皆斩!

  各级关联官员,悉数问罪!立威营主将换人,还有步军统领,出了多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

屋外风吹凉其他小说:大王令我来巡山红楼之庶子风流醉迷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