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银匮

+A -A

  贾蔷到底有没有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呢?

  若说全无感觉,那是在哄人。

  只谈容貌之美就小觑黛玉了,这个女孩实在太有灵气,说一句得天地造化之钟秀都不为过。

  不仅眉眼如画,眸若星辰,天资聪颖,更难得的是,还有一颗金子般善良有趣的心灵。

  尽管贾蔷前世阅女无数,当然,是通过网络……

  但他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

  贾敏的早逝,本是黛玉一生中最大的痛事之一。

  但现在看来,也并非尽皆坏事。

  至少,黛玉并未受到这个时代最严苛的礼教摧残,依旧保持一颗自由的心灵。

  自由,在这个时代,恍如启明星一般璀璨!

  她的教养里有没有礼教?

  当然有,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与贾蔷交往的过程中,即使常有纸笺传递,但二人却连指尖都未触碰过。

  说话时彼此的距离,也至少一步开外。

  言语交谈目光对视间,从未起过一丝暧昧的色彩,始终纯净纯清,取笑讽刺……

  贾蔷以为,这便是最好的教养。

  但也到此为止,黛玉并未因为贾蔷是将要成年的外男,就在心底和目光深处,刻意的与他隔阂出一条鸿沟来。

  似对她来说,只要心思坦荡,只要从贾蔷的眼中看不到不该有的心思,那又何须小心翼翼生分相待?

  若如此,就落了下乘,她不屑为之。

  这是贾蔷认为黛玉除了善良之外,最可贵之处。

  不过,虽觉得她有万般好,心有喜爱,可要说他果真起了什么贼心思,那也是胡扯。

  黛玉再怎样出众,终究也还只是一个刚上初中一年级的小姑娘,又因常年病弱,如今的身量连含苞待放都还谈不上……

  贾蔷的心理年纪大她一轮儿都不止,又不是“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变态,怎会满脑子胡思乱想?

  就目前来说,他也只拿黛玉当做一个满身灵秀气,心底善良之极的邻家姑娘。

  且他认为,如今这样相处起来,其实最舒适,近则不逊远则怨。

  所以,顺其自然最好。

  ……

  “爷,后面一直有人跟着。”

  自盐院衙门出来,刚过—汶河上的文津桥,女扮男装的李婧就小声说道。

  贾蔷闻言,皱起眉头来回头看了眼,就见几个人匆忙低头,或看天,或望地,或和街边小贩问价……

  李婧道:“不止这一回,铁头他们说,打他们第一次出门,就感觉到不论他们走哪,身后都有人跟着。”

  贾蔷沉声道:“有没有流露出恶意?”

  李婧摇头道:“这倒没有。不过铁头说,他们寻贾家那位琏二爷的手下打听了番,据他们说,那位琏二爷出门时,身后也一样跟了不少人。”

  贾蔷一边缓缓向前走,一边皱眉道:“这些时日我还忘了问,贾琏那厮最近在哪逍遥痛快呢?”

  自打进了盐院衙门后,他还一次都未再见过贾琏,只隐隐听人说了几嘴,这位京城国公府来的琏二爷,在扬州快嗨翻了。

  简而言之,如鱼得水。

  李婧笑道:“那谁知道?不过铁头不是和盐院衙门的盐丁们交情好么,倒是听说了些。贾家那位真不是省油的灯,瘦西湖上那么多画舫不够他逛的,这几日好像认识了扬州府衙内一位司狱的娘子……爷,贾家那位还真是,荤腥不忌。”

  贾蔷冷笑一声,道:“高门子弟,好什么的没有?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理他们,我们先去逛逛。”

  至于背后又跟上来的人,他心里大概也有些数。

  多半是扬州盐商们的耳目。

  盐院衙门作为扬州府地位最高的官衙,甚至在江南诸省,也是权势最顶尖的一座府衙,行动处都有人盯着,这并不让人意外。

  尤其是林如海得了一场大病,几乎病亡,如今虽隐隐传出被救活过来,但盐院衙门的任何动静,依旧是扬州盐商们最重视的事。

  不过只要没人敢起什么歹心,贾蔷以为也不必去过多理会。

  ……

  一路行来,颇开眼界。

  街面上市井繁华、商家林立,行当俱全,生意兴隆。

  陆陈行、油米坊、鲜鱼行、八鲜行、瓜果行、竹木行近百家之多,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夸赞声、争吵声,声声入耳,勾勒出一副盛世景象来。

  当然,这幅景象也只是出现在天下第一流富庶的扬州之地。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这里自古就富庶,所以没有代表性。

  自运河南下,一路上贫苦之景还是占了大半。

  “爷,这里就是冰室。”

  路过一处虽不大,但门面颇为奢华的门铺时,李婧提醒贾蔷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

屋外风吹凉其他小说:大王令我来巡山红楼之庶子风流醉迷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