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A -A

半夜哭的她烦躁得很,跟叶满溪拍了桌子:“喂,你能不能让你那个野种闭嘴?吵死人了!”

  叶满溪怜惜地吻吻女儿的额头,她这是饿的哭,没办法她不肯吃奶粉,只能让她这样哭着,哭累了兴许就吃了。

  叶绿荷用手指头堵住耳朵:“跟你这个哑巴说话真累,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尿了没换尿布啊,你去换一下啊!”

  尿不湿叶满溪刚刚给她换过,她不想跟叶绿荷说话,低着头在本子上写霍淼的治疗笔记。

  叶绿荷瞪着叶满溪也没招,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立刻转身走出了医馆。

  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刚好和霍淼在医馆门口遇见,她开心地迎上去:“淼,你来了啊。”

  “买了什么?”霍淼扫了一眼她手里提的满满的袋子。

  “哦。”叶绿荷笑着说:“给我侄女买了点东西,刚才她哭的厉害,我就看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尿不湿的问题还是什么,孩子的屁股上都长小红疙瘩了,所以我买就去超市买了尿不湿,然后就越买越多。”

  叶绿荷把手里的东西举得高高的给霍淼看:“我也没做过妈妈,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不晓得我买的对不对。”

  叶绿荷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发红,泪光闪烁。

  她吸了吸鼻子,低下头说:“哎呀,怎么搞的,一提到孩子我就想哭。”

  霍淼和叶绿荷走进了医馆,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其实半夏还在哭呢,叶满溪还是狠狠心把她放在小床上,走出了里间。

  霍淼在桌前坐下来,叶满溪点了点头就算打招呼了。

  早在霍淼来之前,叶绿荷就咬牙切齿地警告过他,不许跟霍淼有眼神交流。

  叶满溪不是对她言听计从,但有眼神交流又能怎样?

  在霍淼心里,他身边的那个人始终都是叶绿荷。

  她认真地给霍淼把脉,霍淼看着搭在自己手腕上的纤细白皙的手指,当她微凉的手指触碰到他的皮肤的时候,总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

  叶绿荷经常跟他撒娇,抱着他的脖子跟他起腻,有时候叶绿荷偷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也不会令他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半夏一直在哭,叶绿荷趁机可以表现一下她很有爱,便说:“我进去看看孩子。”

  叶满溪是想制止的,她不放心叶绿荷和半夏单独在一起,但她正在诊病,而且霍淼也在,叶绿荷应该不会乱来。

  叶满溪继续低着头很认真地把脉,她头发很长,随意用皮筋绑起来,有好几绺发丝垂在脸颊边。

  她没有疤痕的皮肤雪白,霍淼便想起了那个园丁刚才说的话:“叶满溪细皮嫩肉的...”

  霍淼立刻蹙了蹙眉头,缩回手腕。

  叶满溪惊讶地抬头看着他,她还没有把完脉。

  她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霍淼把手腕重新放在脉枕上。

  不知为何,霍淼有些心浮气躁,他冷冷地道:“天天把脉,不需要每次都诊断那么久吧?”

  他这是没耐心了,因为叶绿荷不在身边吗?

  叶满溪咬了咬唇,缩回了手。

  她本来苍白的嘴唇被她咬了一下,有了血色,红艳艳的仿佛娇艳的玫瑰花瓣。

  即便她脸上满是疤痕,但也居然不违和。

  霍淼居然,有零点零一秒的失神。

  忽然,叶满溪留意到半夏不哭了,她立刻站起来跑进了里间。

  只见叶绿荷抱着半夏样子很慈爱地在哄她,而半夏窝在她的怀中不吵不闹。

  叶满溪赶紧跑过去,半夏嘴里含着一只安抚奶嘴吮吸着,难怪她不哭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校花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

芭了芭蕉其他小说: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