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4章

+A -A

  “你们不愿意主动赔偿?也罢,那我只能辛苦一点,亲自上门讨债了。”

  林逸一声令下,早就动员完毕蓄势待发的新生联盟,当即对三大社发起了雷霆攻势!

  一片惊哗。

  本来按照正常流程,双方扯皮如果无法达成和解,后续必然要将官司打到十席议会,身为三大社实际掌控者的杜无悔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当面对质的各种预案。

  谁想得到林逸竟压根不按套路出牌!

  人家明明才出了对三,这居然连点起码的过度都没有,直接就给祭出王炸了!

  当得知新生联盟主力全出,短短一个小时便攻破丹药社总部的时候,杜无悔竟硬生生被气得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欺人太甚!他是在逼我杀人!好,我这就满足他!”

  杜无悔当即召集一众核心干部,上次武社已经让他吃了一个血亏,如今旧事重演,是可忍孰不可忍!

  关键是,看林逸的架势打下一个丹药社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分明是要借题发挥,一口气吞下三大社!

  要是这样都还能继续隐忍,他杜无悔就真成坊间盛传的老乌龟了。

  主辱臣死,一众干部杀气腾腾。

  然而却被白雨轩拦了下来:“九爷欲往何处?”

  “杀林逸。”

  杜无悔再也不掩饰满身的杀机。

  白雨轩却看着他:“九爷以为这是一个借题发挥的好机会?”

  “难道不是?”

  杜无悔沉声发问,林逸在借题发挥,他又何尝不是在借题发挥。

  如今的林逸已成为他真正的心腹大患,但凡有机会灭掉林逸,他绝不会吝啬家底,即便为此冒一些风险也值得!

  白雨轩摇头:“九爷若是执意如此,那就恕白某不能继续服侍左右,就此告别了。”

  杜无悔大惊,众干部大惊。

  白雨轩在杜无悔集团的地位,绝不单单是一个资历深厚的智囊人物,而是货真价实的二号人物,众干部中不少人就是经他劝导引荐,才最终加入杜无悔的麾下。

  若是没了他,毫不夸张的说,杜无悔集团天塌半壁!

  “白爷你之前不还支持我速战速决么?这才几天过去,怎么又是这副态度?”

  杜无悔皱眉问道。

  “此一时彼一时啊。”

  白雨轩苦笑一声:“若是之前的林逸,他与本土系勾连还不算深,就算冒些风险,我们也担得起,可如今他与洛半师达成默契,九爷你可做好了与半师系开战的准备?”

  半师系,这三个字在江海学院乃是不折不扣的禁忌。

  首席系也好,本土系也罢,这些势力的本质始终都是那些掌握了话语权的精英人物,无论谁赢都不会真正意义上改变大局,无非是换个庄家罢了。

  可是半师系不同。

  这是江海学院有史以来第一次成型的草根势力,一旦成功逆袭,将直接改写整个校史。

  也许最终,屠龙勇士也难逃成为恶龙的宿命,但洛半师的崛起,确实一度震动了整个江海学院根深蒂固了数千年的根基。

  当时半师系发展势头之迅猛,声势之浩大,竟令得包括天家在内的所有老牌精英势力震惊失措,最终被迫联手结为史无前例的世族联盟,用尽了各种阳谋阴谋,才终于摁住半师系的崛起势头。

  即便到最后,他们也不敢就此杀了洛半师这个心腹巨患,而只敢将其囚禁在学院监狱。

  因为他们深知,唯有洛半师活着,才能安抚住广大草根修炼者的人心。

  一旦洛半师身死,江海学院必然大乱,甚至天翻地覆!

  如今时隔多年,资历稍浅一点的学生已经极少有人听过洛半师的大名,当年那些一度风头无两的半师系头面高手也都已经销声匿迹。

  但半师系三个字依旧是禁忌。

  因为谁都知道,只要依旧有草根修炼者,半师系随时都有可能死灰复燃,毕竟无论何时,草根修炼者永远都是那最被忽视却又最不该被忽视的大多数。

  “……”

  杜无悔暗暗咽了口唾沫,面对兵强马壮的本土系,他还只是忌惮,可是面对那传说中的半师系,他的心头只有恐惧。

  真要因为他的一次妄动,而导致销声匿迹的半师系死灰复燃,那时候恐怕都不用半师系对他下手,这边以天家为首的世族势力就得率先拿他祭旗!

  不过,杜无悔还是不甘。

  “就因为他林逸搭上了半师系,我们就得忍?”

  麾下一众核心高层也纷纷不满,以他们的雄厚底蕴,除了少数几个十席大佬势力外,学理会之下他们何曾怕过人?

  之前被林逸占便宜吞下武社也就算了,如今竟连三大社也要让出去,他们还不能反击,就因为对方扯了半师系的虎皮?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白雨轩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杜无悔:“九爷若真有心一飞冲天,此次倒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能在灭掉林逸的同时压住半师系的反扑,到时候即便与许安山并肩而立,也没人敢多说半句闲话,甚至还能得到一众世族的青睐,九爷可敢一试?”

  杜无悔张了张嘴,最终却还是没能把“敢”字说出口。

  他真要有那份胆魄,他就不叫杜无悔,而应该改名叫张世昌了。

  在众人希冀的目光注视下,杜无悔沉默许久,一身激愤之气缓缓泄去,涩声问道:“我该怎么办?”

  这个反应,早在白雨轩众人意料之中,这也是最理智最现实的选择。

  不过,难免还是有些失望。

  白雨轩微微一叹:“事关半师系,最为稳妥莫过于交由十席议会出面,到时无论出什么波折,都有个子高的顶着,只是咱们恐怕要吃些亏了。”

  交到十席议会,那就是要走流程,就是要相互扯皮。

  如今丹药社都已经被新生联盟攻下,眼看下一个就是共济社,还有领域社,等到十席议会扯皮扯出结果,这俩社说不定也都跟着沦陷了。

  吃到肚子里去的东西,林逸还有可能会让出来?

  杜无悔不甘皱眉:“万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该当如何?”

  这不是没有可能,许安山虽然一贯强势,可涉及到半师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他当年对洛半师的所作所为天然处于理亏,这种时候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付了事,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到头来受损失的不是他,也不是其他首席系,而是他杜无悔罢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斗罗大陆重生之魔教教主诡秘之主逍遥兵王永夜君王霸道总裁宠上天终极斗罗天道图书馆无敌剑域

鱼人二代其他小说:总裁校花赖上我重生似水青春很纯很暧昧前传极品修真强少很纯很暧昧